灵异怪谈是“认真就不可怕了”的故事会!请记住网址:lingyiguaitan.com

灵异怪谈

当前位置灵异怪谈 > 鬼故事 > 民间鬼故事 > 鬼影重重

鬼影重重

时间:2014-10-17来源:网络 编辑:灵异怪谈 点击:

夏去秋来,芬芳浓郁的花香也淡了些,红叶款款落下,神似空中起舞的红蝶,枫林后边市一座古宅,好久没有人住了,显得破败不堪,倒为这景色添了几分萧条。

古代的男子是可以娶妾的,特别是事业有成的男子,哪个没有三妻四妾。

许文,这个眉清目秀的男子,凭着殷实的家底,足以让众多芳心为之倾倒,但他心中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他的红颜知己凌水,一个是他的缠绵恋人陈雪颜。

凌水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姑娘,他深深爱着许文,但她心中知道许文和雪颜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心中只希望能够远远地看着许文就够了,许文对凌水的心思也略知三分,但二人一直没有说破,这样的美好就一直维持着。

但雪颜心里早就不悦了,只是没有说出来,凌水级容貌可谓是沉鱼落雁,每次与许文走在街上都会被误会为夫妻,许文也看得出,雪颜在吃醋,为了哄好自己心爱的女人,二人决定成婚了,自然也给凌水发了喜帖,请她来赴宴。

红红的帖子在凌水雪白的手心摊开,自己是该高兴,所爱的男人终于成婚了,还是该失落,新娘不是自己。

总而言之,凌水换了身淡粉色的衣裙去赴宴了,显得有几分娇媚,又不失大方。“凌水,快来这里。”许文一看到她便把她拉了过来,“雪颜姐姐,新婚快乐啊,我特意托人为你定了七彩羽衣,明天就会送到了。”

“多谢妹妹了。”“怎么,我也结婚啊,不祝贺我?”许文打趣到,“哼,你要是不好好照顾雪颜姐姐,我可是打你哦。”说着还伸出了拳头。

半晌,凌水醉了,他在婚宴上喝了好多酒,晚上的时候还是抱着酒壶走的,许文见他这样很是担心,想让凌水在家中歇一晚的,可她死活不愿,非要回自己家去,虽然很是不放心,但许文只得由着她性子来。

“雪颜。这一刻我等了好久了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许文深情的望着眼前这个自己心爱的女人,快要吻上去的时候,动作却停了下来,“怎么了,官人?”

“我在担心凌水,他一个女孩子喝了那么多酒,也不知到家了没。”陈雪颜没有作声,他不容许自己的男人为别的女人花心思,更何况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,不,一定要除掉她。

第二天,雪颜的心情似乎很好,特意换了一身水蓝色的衣裙,去那衣铺拿七彩羽衣。许文也没有多问,便去了凌水那里看她是否平安。雪颜这次没有吃醋,只是怪异的笑了一下,仿佛有天大的秘密,当然,事实也是这样的。

初秋的夜晚是很凉的,凌水从酒馆里踉踉跄跄的走出来,那天许文来看自己,安慰了她好久好久,但是她一句也没听进去,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成亲,谁会好受呢?

想到这里,凌水不禁苦笑一声,“嘿,美女”,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,凌水惊了一下,反应过来,撒腿就跑。

后面好像也不是一个人,看来这是有备而来啊,刚跑了两步,前面又出来两个大汉,满脸蛮横,“你们….你们想干什么?”凌水惊呼,“你说呢,哈哈哈哈”四个大汉架起凌水,往不远处的木屋走去…

“啊---”

一道闪电划过天际,电光的照耀下,凌水一袭白衣,白绫吊在房梁上,脚下踩着木椅,“啪..”木椅应声倒地,又是一道闪电,“啊---”许文满脸是汗,从床上坐起,“怎么了,官人?”

雪颜起身,“没,没什么,我总感觉凌水出事了…可能我想多了吧。”又是凌水,雪颜看着眼前的男人,他到底爱不爱自己,为什么这么关心凌水,一个所谓的知己而已。

第二天清晨,许文便起了,他静静地看着窗子上的霜,若有所思,“不..不好了,老爷,不好了”

“什么事,这一大早慌慌张张的?”老管家一边跑一边大叫,“昨日老爷托我去凌姑娘家送些布料,谁料昨晚遇到大雨,我便去附近的木屋中躲雨,结果,我看到了..看到了…”

“看到了什么,你倒是快说啊!”“凌姑娘吊死在木屋里了!”,老管家慌张的说完,许文向后一倒,差些摔在地上,“怎么了,官人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许文站起来,结结巴巴的说“凌水,陵水没了…”

雪颜心里叫好,这个女人终于死了,但是脸上装作伤心,不停地安慰这许文,“管家,快,去准备口最好的棺材,最好的白衣,钱不是问题,快去!”

“哎…哎。”“雪颜….”许文一把抱住雪颜,久久没有松开。“雪颜啊…凌水没了,我该怎么办,怎么办啊…”

当天夜里,雪颜的心里虽然高兴,但还怀着几份不安,不知为什么。“夫人。”门外传来一声温柔的女音,但没有丝毫温度,“老爷托我告诉你,今晚去朋友家下棋了,请夫人早点休息。”

“哦…哦,知道了。”雪颜倒了杯热茶,心里总感觉怪怪的,又说不上来,诶..家里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丫鬟啊,还没等雪颜起身,她便尝到了这茶的异样,味道怎么这么重,低头看看,这哪里是茶,满杯猩红色的液体,这分明是血。

雪颜立刻把杯子扔在了地上,啪—地一声,满地的茶水倒映出一个人的模样,倾城的面容,脸上却毫无血色,一袭白衣染着些许血液,看起来如此诡异,陈雪颜抬头看了看,这不看还好,看了,更是害怕,这不正是被自己蓄谋杀害的凌水吗!

“你不是被他们给..给….”说到一半,雪颜下意识的捂住嘴,凌水诡异的笑了笑,“不,凌水,不是我,不是我…”雪颜的声音已经近乎哀求,凌水只是笑着,不做声,接着,拿出了一根白绫,上面染着猩红的血液。

“亲爱的姐姐,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,呵呵呵…”“不,不,啊----”

次日,雪颜的尸体被吊在房梁上,许文瘫坐在地,一把火烧的这宅子破败不堪,再无音讯。

    欢迎关注灵异怪谈微信号(guaitanlingyi),了解更多民间鬼故事

    灵异怪谈是“认真就不可怕了”的故事会!我们收集全球各地的真实灵异事件图片视频、经典恐怖鬼故事、奇人异事、奇闻怪事、民间传奇故事,发现未解之谜、探索异度空间。给你第三只眼,看到另一个世界。。。

    更多相关文章:

    顶部反馈微信二维码底部
    灵异怪谈官方微信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关注灵异怪谈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