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异怪谈是“认真就不可怕了”的故事会!请记住网址:lingyiguaitan.com

灵异怪谈

当前位置灵异怪谈 > 鬼故事 > 校园鬼故事 > 学校半脸女鬼的诅咒

学校半脸女鬼的诅咒

时间:2016-10-29来源:网络 编辑:灵异怪谈 点击:

学校半脸女鬼的诅咒

学校的厕所里有一个没有脸的人,如果在半夜去厕所就能看见,但是,传言如果看到没脸人后,千万不要动手攻击她,否则,将会受到不同的诅咒。

传言,前不久有一名学生,看到半脸人后,骂了她几句,第二天就精神崩溃,天天嘴巴里重复着一句话:不要骂人,不要骂人。

这个谣言是上个月传出来的,但是很快就在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了。听着徐三跟前桌的几个女生手舞足蹈的讲述这个传言,我觉得有些好笑。但听着那几个女生不时发出的惊呼声,我也不好去打断他。刚刚打算低头继续做题,同桌的张晨一碰了碰我的胳膊。

“徐三说的是真的假的啊。”张晨一轻声问我。

我有些诧异,张晨一是班里出了名的,话最少的女孩,同桌一年半了,这还是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。不过诧异归诧异,话还是要说的。“假的吧,兴许是恶作剧。”我一边说,一边翻开了练习册——上课了。

“那,有没有可能是真的?”张晨一有些兴奋的问道。我有些奇怪的看向她。张晨一的脸上写满了兴奋,兴奋里还带着一点恐惧——就像吃辣椒一样,虽然知道辣,但还是想刺激一把。人不都是这样吗。

“世界上是没有鬼的,只有一种鬼,那就是胆小鬼。”我可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。说着话,数学老师已经开始讲课了,我赶忙听讲。张晨一看见我听讲,也回过神来,打开了练习册。

晚自习放学已经是十点十分了,我正收拾东西,忽然听见外面一声尖叫。下意识的,我跑出了教室。一出教室,我就看见厕所外面站着一个女生,一脸惊恐的在和周围人说着什么。旁边围了一群看热闹的学生。

我扫视着人群,想找个熟人问问是什么事情。很快,我就找到了我的目标。“嘿,这什么情况?”我拉住围观人群中的徐三问道。

被我突然拉住,徐三吓了一跳,转过头看见是我,松了口气,道:“传言里那个没有脸的人,在女生厕所里出现了。”徐三说着,又看向了那个脸色苍白的女生。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“诶诶,行啦别围观了,走走,回宿舍。”我招呼着。开玩笑,遭遇灵异事件还不赶紧跑路?

“要不...咱进去看看?”徐三一脸兴奋,脸涨的通红。

我冷汗瞬间就下来了,灵异事件现场,躲还躲不及,进去看看?

“脑子让驴踢了吧你,这是女厕所诶,何况小爷还没活够呢。学校都不管,你凑的哪门子热闹。”我直接朝他脑袋上抽了一巴掌。

“我...诶,张晨一怎么进去了。 ”徐三刚想辩解什么,忽然停了下来,手指着厕所的方向道。

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,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可不正是张晨一吗?张晨一正往出事的厕所里走去。

“简直胡闹。”我有些无奈的拍拍自己额头。“走,进去看看。”我拽了拽徐三。

“诶,你刚才不是说不去吗?”徐三瞪大眼睛看着我。“此一时彼一时,我总不能眼看着同学出事吧。”我也狠狠瞪了他一眼。张晨一是我一年半的同桌,不管怎么说我也应该跟去看看。

“走走。”听我这么说,徐三本就想去,这下就更忍不住了。于是我们就在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下走进了出事的厕所。

厕所里没有光,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看来是灯坏了。厕所里一片静,只能听见我和徐三两个人交替的呼吸声。厕所的腥臭味刺激着我的神经。我掏出打火机,划了两次火,一股火苗窜了出来,照亮了我和徐三的脸。他正在兴奋的看着我。

“轻一点,先找张晨一。”我用唇语对他说。“你前面开路。”徐三用唇语回。我点点头,示意他跟上,然后一步一步向前走,打火机的火苗在移动中开始有些摇摆不定。

女生厕所居然这么大。一个古怪的念头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。我已经向前走了差不多五米,居然还看不见尽头。正想着,忽然,手中的打火机火苗猛地晃动了一下,我心里一紧。徐三从背后拉住了我。我回头看他,只见他脸色都变白了,直勾勾看着我,一只手拉着我,另一只手轻轻指了指上面。上面?一种不好的感觉出现在我心里。下意识的,我抬头向上看去。

不看还好,这一看吓了我一脖子白毛汗。头顶上,那是一个诡异的影子,看上去居然像是一个女人在梳头!我的头发立刻就毛了,差点叫出声来。想想吧,在这么一个古怪的厕所里,深更半夜的有个影子在梳头,那是什么感觉?那影子似乎没发现我们的注视,机械的梳着头发。那影子很奇怪,体型偏胖,隐约的分不清是从哪里照出来的,说是人,可却比正常人透着几分说不出的古怪。

咽了口唾沫,我想叫上徐三,赶紧撤退。可是当我回过头的时候,身后哪里还有徐三的影子?我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,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?看着手里打火机跳动的火苗,我整个人都凉了下来。

我再也不想待下去了,一步步轻轻向后退去。可是,刚刚退了两步,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。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。定定的愣了三秒,我的心里顿时起了一阵凉意。那个古怪的影子,没了!一种不好的预感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我的心里。

“呼。”打火机摇曳的火苗突然灭了,冷不防的我就陷进了一片黑暗里。我猛地一哆嗦,赶忙七手八脚的重新划着打火机。此时的打火机早就已经滚烫了,可是我实在没勇气灭掉它。

重新看清眼前的景物,我的心却猛地“咯噔”一下子。我看见一个女人站在我面前的不远处,背对着我,一身长裙拖到地上,盖住了脚,两只手在轻轻梳着头发。我的汗毛已经全部炸了起来,向外散发着冷气。妈的,这是什么鬼东西啊!

“你是谁?”我轻声问道。我一开口,居然把自己吓了一跳。在这静的连掉根针都能听见的厕所里,我的声音无比通透。

那“女人”好像听见了我的话,放下了自己的头发,双手垂了下来,然后缓缓转过了身。

当看见这个人的正面时,我惊的差点咬到自己舌头。妈的,这个人脸上居然真的没有五官!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,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,光滑的脸上什么也没有,鼻子,眼睛,嘴巴,通通不存在!我已经没有了逃跑的意识,就那么定定的看着这个“人”。这个“人”停顿了一下,就向我飘了过来。对,就是飘。因为我清晰的看见,它的裙子下面是空的,根本没有脚的存在。

就在这个“人”即将来到我面前的时候,忽然我感到身后有什么在动。紧接着我就被人拉进了旁边的厕所隔间里。眼前一黑,手中的打火机灭了,一只手捂在了我的嘴上。我大惊,刚想挣扎,就听见了身后的声音:“别动。”

这是...徐三。我松了口气。我转过头,在黑暗里勉强能看清,我身后蹲着两个人,一个是徐三,另一个是张晨一。

我把头转回来,看向了外面的那个“人”。失去了目标,它就那么停在了原地,先是愣了三秒,然后居然就在原地梳起了头发。这一幕看的我一阵反胃。

徐三已经拿开了他捂着我嘴的手。我看得见,徐三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。而张晨一更是已经面无人色,定定的看着我。看着他们俩,我心里突然一阵怒火。要不是他们好奇的来这里找刺激,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。可是看着他们俩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,我也只好消了气。眼下,怎么逃出去才是关键。

“我一会儿扔出打火机烧它,然后咱们快跑。”我用唇语说道,同时举了举手中的zippo打火机。

张晨一和徐三对视了一眼,连连摇头,暗暗告诉我,千万不要攻击这个女鬼,否则会被诅咒的。

我觉得那都是骗人的鬼话,还有那个同学也都是因为惊吓才精神失常的,和诅咒根本没有半点关系。

我马上示意他们,马上躲到一边,他们再次暗示我,我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,直接无视他们俩的存在。

等待了片刻,我一狠心,猛然划亮了打火机。那“女人”看见火光,几乎是在瞬间就把那张没有五官的脸转向了我们。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再不敢耽搁,手中的打火机猛然飞出。

就在火机飞出的那一刻我就感觉到不好了,慌乱中我似乎扔的有些偏,不过还好,火机点燃了那个“女人”裙子的一角。

“跑!”我大喊一声,瞬间,我们三个人以近乎恐怖的速度冲出了厕所。

安全了!我们站在厕所外,看着里面燃烧的火光,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,一时间,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我是在瞬间就瘫软在了地上。这样的场景,我再也不想经历。

回头想想,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,那个诡异的“女人”也不知道烧死了没有。不过,应该是没有。

一年前,徐三死了,死在了厕所里,表情惊恐,好像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。二年前,张晨一也死了,同样死在了厕所里,表情和徐三如出一辙。而今年,是第三个年头。

我天天活在提心吊胆的日子里,我不知道那个诅咒会不会降临到我身上?

此时,我正看着报纸上的新闻,心里一阵发慌。报纸上说,在本市偏西的一所高中内,厕所里出现了一个没有脸的人,如果在半夜去厕所,就能看见,千万不要攻击她,否则将受到恐怖的诅咒。

    欢迎关注灵异怪谈微信号(guaitanlingyi),了解更多校园鬼故事

    灵异怪谈是“认真就不可怕了”的故事会!我们收集全球各地的真实灵异事件图片视频、经典恐怖鬼故事、奇人异事、奇闻怪事、民间传奇故事,发现未解之谜、探索异度空间。给你第三只眼,看到另一个世界。。。

    更多相关文章:

    顶部反馈微信二维码底部
    灵异怪谈官方微信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关注灵异怪谈官方微信